鐵血柔情:拿破侖和三位女人的情書之謎

  • A+
所屬分類:明星 ? 娛樂
摘要

拿破侖在戰場上叱咤風云,不可一世。卻被三個女人所俘虜。他甚至愿意把自己血淋淋的心臟獻給其中的一個女人。

拿破侖在戰場上叱咤風云,不可一世。卻被三個女人所俘虜。他甚至愿意把自己血淋淋的心臟獻給其中的一個女人。

拿破侖曾有一位私定終身的未婚妻和兩位妻子。英雄的多情和政治的無情,在他諸寫的情書中展露無遺。

鐵血柔情:拿破侖和三位女人的情書之謎

拿破侖在死前曾要求將自己的心臟取出,浸泡在酒精里以托人轉交給路易絲。但路易絲拒絕了。后來,法國的歷史學家在研究拿破侖的時候,非常的慶幸路易絲沒有取回拿破侖的那顆心,因為歷史學家們認為路易絲不配擁有。

拿破侖死后,人們在他的遺物中發現了一張紙片,紙片上寫著:我是被釘在巖石上的新普羅米修斯,一只禿鷲在啄我……

凱旋門。這個當年迎接過拿破侖的地方,仍然是法國最亮麗的窗口

十九世紀初,拿破侖在歐洲翻云覆雨,他的征戰事跡本已相當的傳奇,但他的愛情更是曲折并賦有戲劇化。拿破侖是個急噪火熱的人,單就在軍事政治上,他的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幾乎席卷了整個歐洲。同樣的,在愛情上,拿破侖也是表現的熱火焚身,他將掏盡自己的身心膜拜在愛神之下。

世人對他的情書的收集從1821年他的去世,一直到21世紀都沒有間斷過。他的每一份出土的情書都被視為珍品。因為拿破侖所處的政治環境復雜盤結,他的愛情與政治的意圖也就相互糾葛不清。拿破侖的兩位妻子分別扮演著風流中的悲與喜,世人對他的情書存在著補拾正史遺漏的期待和對曠世英雄的情感好奇。

拿破侖曾說:一個人的私生活是一面反光鏡,人們從中可以懂得許多并受到教益。許多的史學家上窮碧落下黃泉般的去尋找拿破侖的情書,并據此加以考證,就是為了從他的私生活來輔證歷史,另一方面,也是更加完整地了解拿破侖的真實的人格形貌。

談論拿破侖情書的著作不下數十種。拿破侖文采斐然,他的熱情都演化成篇篇文字。在文字中,他不僅抒嘆了自己炙烈的情懷,還有許多的筆觸寫的都是沿途征戰的成果。拿破侖的情書成了史學家研究他的重要的鏡鑒,后人也可透過他的情書,窺視他的熱情澎湃的愛情生活。

拿破侖的情書被譯成多國文字,被譽為:“美中至美的情書”,甚至有的章節還被選做教材。從逐年發現的情書總共造成的轟動及真偽之分辨。可見英雄雖去世日遠,但通過他的文字仍然給世人留下了無限的余想。

拿破侖曾有一位私定終身的未婚妻和兩位妻子。英雄的多情和政治的無情,在他諸寫的情書中展露無遺。

1795年4月12日,拿破侖與愛人歐仁妮私定終身后不久赴往巴黎。歐仁妮的父母反對女兒下嫁拿破侖,原因是當時的拿破侖默默無聞。后來,兩人分離,思念之情纏綿悱惻。拿破侖曾因沒有及時的收到歐仁妮的回信,而情緒低沉的寫就了著名的短篇小說《克里松與歐仁妮》。小說完稿不久,從拿破侖寫給歐仁妮的情書中就能看出了熱情漸淡的跡象,史學家咸以此推斷,認為當時的拿破侖已認識了另一個讓他失魂的女人約瑟芬。隨后,在同年的十月,拿破侖因為土倫之役的建功,使得他的整個人生有了大逆轉。此后,拿破侖便逐步的走向了政治權力中心。次年的三月,拿破侖與約瑟芬結了婚。

短短數月間,拿破侖對歐仁妮由激情澎湃到移心另娶,令小拿破侖兩歲的歐仁妮傷心欲絕。歐仁妮曾想到過自殺,但造化弄人。拿破侖拋棄了未婚妻,導致了歐仁妮的痛心絕世。而在此后的年月里,拿破侖卻生活在被約瑟芬欺騙的痛苦中。歐仁妮離開拿破侖之后,并不是真正的失卻了人生的幸福和快樂,失戀的歐仁妮在三年后嫁給了當時的瑞典王儲人選貝爾納多特。一八二九年,歐仁妮獲得加冕成為瑞典王后。

約瑟芬嫁給拿破侖時,已是一個有著兒女的三十三歲的寡婦,拿破侖當時才二十六歲,兩人相差六歲。約瑟芬十六歲與第一任丈夫結婚,兩人感情不和,數度離婚不成。一七九四年恐怖統治時代的末期,丈夫以反革命分子之罪被送上斷頭臺,約瑟芬也在牢獄中呆了四個月。八月的革命熱血獲釋后,就欣然扮演風流寡婦的角色,她憑著驚人的美貌和才華活躍于巴黎的上流社會社交圈。她生活豪闊、愛慕虛榮、不忠貞操,和拿破侖結婚時,已當了幾個政要的情婦。據當時的人們猜測,拿破侖娶約瑟芬是因為這個女人結識許多的政要,娶了她就可以滿足他的政治野心。但后人從拿破侖寫給約瑟芬的情書中卻看出了拿破侖對約瑟芬的真正的一往情深。拿破侖寫給約瑟芬的情書是拿破侖所有情書的上乘之作,他的火熱的感情幾乎都要跳出文字的本身,熾烈的愛情似乎要將信紙燃毀。但約瑟芬往往會將拿破侖給她的情書隨手扔掉,有些情書甚至被她的愛犬撕扯并咬爛。所以拿破侖寫給約瑟芬的情書流失的也最多。

站在巴黎高高的廣場中央俯視一切,拿破侖也該瞑目了

 

每時每刻,我在距你更遠的地方去。親愛的,每時每刻,我感到越發沒有勇氣離開你。你無時無刻不在我心中。我苦思冥想,你在做什么。(1796年3月14日)

 

我沒有一天不在愛你,沒有一夜不在想著把你摟在懷里。甚至每次舉起茶杯,總要責怪那促使我離開心上人的榮譽和野心。我之思念你,你占有我全部心思。如果說我在像塞納河激流那樣匆匆離你遠去,那只是為了能早日與你團聚。如果說我半夜起床工作,那也只是為了我溫柔的愛人能提前幾天到來……我生命中的磨難、歡樂、希望和主宰,我愛你,又懼怕你。你激起我最溫存的情愫,你又喚醒我如雷鳴如火山的感情風暴。(1796年3月31日·尼斯)

 

我從無低級的情操,也摒棄愛。是你,用無邊的強烈感情的爆發,以一種使人墮落的狂亂激起了我的愛。對你的思念,曾超過整個宇宙,占據著我的心……你的細密畫像一直貼在我的心窩。我沒有一天不打開看看,沒有一個小時不凝視注視,吻它許多遍。(1796年6月21日)

 

約瑟芬因不能生育,無法給拿破侖生出兒子來繼承皇位,最終,拿破侖不得不與約瑟芬離了婚,另娶了奧地利的公主瑪麗·路易絲。這顯然又是一樁政治婚姻。那是一場愛情的生離死別,雖然約瑟芬驚聞到消息痛絕的昏倒在地,但是為了國家的前途,約瑟芬不得不接受。拿破侖對約瑟芬還是寬厚的,他讓她終身保留著皇后的頭銜,并安排她住在馬爾梅松宮,還給以了巨額的年金。一直到拿破侖被放逐到圣赫勒那的前一年,拿破侖病逝。

路易絲比拿破侖年少二十三歲。在他們結婚后的第二年,路易絲為拿破侖生下了一個兒子。這個兒子剛生下,就立刻的被封為羅馬王。路易絲的年輕深受拿破侖的喜愛。路易絲雖是也有才華,但卻不能為拿破侖分憂國事,并幾次的在重要關頭損傷了法國人民對她的期望。一八一四年,拿破侖第一次退位,十二月十二日在楓丹白露宮簽定退位宣言后,拿破侖強抑悲痛,給路易絲寫了一封信。

 

我親愛的,已接到你的復信,得知你的情緒低落,健康又不好,我至感不安。希望我的照料和愛情有助于你,使得你恢復健康。我在等待科蘭古,他一來我就寫信給你。再見,鐘愛的路易絲。挫折、命運的變化,我不在乎。只是為你受到影響而難過。請深愛我,永遠無需懷疑你的拿破侖。(1814年4月12日)

 

拿破侖后來隱居在小島上,也是十分的思念路易絲。拿破侖不斷的寫信給路易絲,催路易絲到厄爾巴島與他團聚。

 

你能來這里,誰也無權阻止你來與我團聚。這一點我對你已寫得很明白。因此,請你務必來這里。我是望眼欲穿,日夜能夠盼望你來。你深知我對你從來戀情繾綣。(1814年8月18日·厄爾巴島)

 

拿破侖寫的誰都不能阻止你來與我團聚卻并不能使年輕的路易絲領悟到拿破侖的深情。在同年的年底,路易絲變心了。第二年的三月,拿破侖重回巴黎,受到了法國人民的熱烈歡迎。拿破侖不費任何的槍彈炮火就恢復了政權,可惜在三個月后,在滑鐵盧慘敗在聯軍的合攻下。瞬間的明采在轉眼間又暗淡了下去。拿破侖被放逐到非洲西南的圣赫勒那島。不久,路易絲就另嫁他人,并在婚后再生了三個孩子。但這一切,拿破侖都不知道,甚至到拿破侖在臨終前都沒有能見到路易絲和兒子的面。拿破侖在死前曾要求將自己的心臟取出,浸泡在酒精里以托人轉交給路易絲。但路易絲拒絕了。后來,法國的歷史學家在研究拿破侖的時候,非常的慶幸路易絲沒有取回拿破侖的那顆心,因為歷史學家們認為路易絲不配擁有。

拿破侖死后,人們在他的遺物中發現了一張紙片,紙片上寫著:我是被釘在巖石上的新普羅米修斯,一只禿鷲在啄我。是的,我偷了天上火種奉獻給法國;火種已經重新上升到了它的原來的地方,我卻在這里!其實,拿破侖自己就是那個火種,他把生命的摯熱給了法國,將愛情的燃燒給了約瑟芬和路易絲,而這兩個女人先后都讓他孤獨的被釘在巖石上,啄傷了拿破侖的心。

拿破侖是喜歡悲劇的,他的一生更是用戰爭和愛情將自己演繹成為悲劇的英雄。在他死后的二十年,歐洲又掀起了拿破侖熱,歐洲的人民對他投以無限的崇拜,因為歐洲人再也看不到一個像拿破侖那樣有魄力、有想象力、有組織力有意志堅定、野心無度的政治英雄了!

人類的歷史是用血成就的,英雄的歷史是用淚成就的。拿破侖雖然意志堅強,戰事上足智多謀,但在愛情上,他對自己所愛的女人卻極盡了柔情。但拿破侖是錯愛了那兩個女人的。在拿破侖的沿途征戰中,以及在拿破侖在落魄潦倒時,那兩個女人都沒有給他絲毫的安慰和顧及。

拿破侖的一生鐵血柔情,卻落孤獨以終。

 

 

 

 

 

  • 我的微信公眾號
  • 我的微信公眾號掃一掃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眾號
  • 我的微信公眾號掃一掃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