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婚外情以愛的名義出現的時候女人該怎么辦

  • A+
所屬分類:情感 ? 傾訴
摘要

當已婚的他以愛之名追求她,她抗拒過。但終結沒有逃開他情感的熱烈攻勢,可是,結局,又是怎樣的呢? 安意和吳昊的相遇相識是在一個系列專業培訓上。課程每三個月集中一次,每次一周時間,早9點到晚9點,全部都聚在一間教室里,一共只有幾十個人,誰想不認識

當已婚的他以愛之名追求她,她抗拒過。但終結沒有逃開他情感的熱烈攻勢,可是,結局,又是怎樣的呢?

當婚外情以愛的名義出現的時候女人該怎么辦

安意和吳昊的相遇相識是在一個系列專業培訓上。課程每三個月集中一次,每次一周時間,早9點到晚9點,全部都聚在一間教室里,一共只有幾十個人,誰想不認識誰都不容易。
第一天的課間休息,安意向吳昊請教一個經營管理上的問題,那是吳昊的職業特長,卻是安意最近的最大苦惱。吳昊對安意說,他們之前一定在哪里見過,言之鑿鑿。
安意完全沒有理會,從小到大她遇到用這句來搭訕的男人太多太多太多,早已有了強大無比的免疫力。
第二天,吳昊再次找到安意,問她,再次非常確信地說,他們之前一定認識,還說了一大串地方,問安意是否去過。
安意很干脆地告訴他,自己很少出門,他說的那些地方她一概都未去過。
隨后的幾天時間,安意開始刻意回避吳昊,她無意于跟這里的任何一個男人有任何的課程以外的糾纏。她有自己的情感生活、情感世界。
課程一期結束,大家各自散去,再無聯絡。安意惟一偶爾還有聯系的,是會務工作人員玲玲,一個來自農村的年輕女孩。她喜歡玲玲的淳樸和熱情。
第二期開課前一天,安意請玲玲幫自己占個前排座位,她擔心自己萬一沒有很早到達找不到好的座位。
玲玲滿口答應。
那天,安意去的很早,到了教室卻看不到玲玲,前排中央的一連串座位已經被人用各種物件提示有人。
吳昊坐在第一排的中央偏左的位置上,看到安意,主動跟她打招呼,叫她過去坐,告訴她第一排的幾個位置都是他幫別人占的,安意可以隨便挑選一個。
很好的位置。
安意正在猶豫是否要接受吳昊的邀請,玲玲風風火火地走了進來,看到安意立刻抱住她,親熱嘮叨了一陣子,然后告訴她,自己讓吳昊幫她占了座位。
安意不好再推辭,在吳昊身邊坐了下來。
玲玲也坐下來跟安意聊天,吳昊很安靜地坐在一旁,并不多話,很認真地翻閱著資料,不時做著筆記。他的認真讓安意對他生出一些好感。
就這樣,每天由吳昊幫安意占座位成了一種習慣。因為玲玲的提議,玲玲的要求,他們三個人經常一起吃飯,一起聊天,安意漸漸發現吳昊并不像她最初所猜想的那么無聊,至少是一個可以交往的朋友。
培訓快要結束的時候,一天下午,玲玲忽然對安意說,看到她和吳昊站在一起,特別像是一對夫妻,而且是很相愛的一對夫妻。
事有湊巧,那天中午下課的時候,玲玲在收拾東西,安意和吳昊站在附近等她,一個同學隨口就說:“你們一家人去哪兒吃飯啊?”
吳昊看了看安意,安意的心突的一跳,沒有搭話。玲玲隨口說到:“還沒定呢,我們出去看看再說。”自然得好像他們三個人真的是一家。
路上,玲玲悄悄對安意說,這些天她真的覺得安意和吳昊像是她的媽媽和爸爸,她有一種特別幸福的感覺,這個家好溫暖。
玲玲的話,以及這些天的相處,安意不是全無感覺,她能夠感受到吳昊對她的很強烈的渴望,她也有些開始接受吳昊。可是吳昊并不是她能夠愛上的那種類型,而且吳昊已婚,有孩子,這些都是安意的大忌。因此,安意很巧妙地讓吳昊主動去搜索了關于安意的一些文章資料,通過這些閱讀,讓吳昊了解了他和她之間的許多差異,以及安意對于已婚男人的界限和態度。
之后,吳昊明確告訴安意,他最初對她的生理沖動已經轉換成敬佩,他希望能夠做她的朋友。
對于增添這樣一個新朋友,安意未置可否,吳昊提出送她回家,她也就應了。到家時時間尚早,就隨口客氣了一句,請他上去坐坐,吳昊欣然接受。他和她都以為這不過是一次朋友的普通拜訪而已。
事情總是在瞬間因為某個偶然因素而發生天翻地覆的逆轉。
在她的客廳里,有一張十年前的大照片,曾經用在某雜志做封面,新年第一期,紅艷艷的笑,明媚如春。
他看到照片,一下子就愣住了,許久沒有反應。
安意覺察到他的異常,問他怎么了,他說,他在想一些往事,很久遠的一些零散記憶,突然跳躍出來,因為這張照片。
安意沒有在意,繼續為他沏茶。
“十年前我看到過這張照片。在下班的路上,經過一個書報亭,很多的雜志里我一眼看到了這本雜志,看到了你的笑,愛上你的笑,我對自己說:‘這才是我要的愛情,這才是我要愛的人。’”他很動情地說著,對著墻上的大照片喃喃自語。
“可是很快我就忘記了,我那時只是一個剛畢業的大學生,一個很普通的小銷售員。我知道我不可能有機會認識雜志上的女人,即使認識了也不可能會跟她們有任何聯系,她們根本不會看上我,更不會愛上我。我很快就忘記了這個夢,忘得干干凈凈。直到我又遇到你。那種熟悉感,不是幾年的朋友,而是一輩子,甚至是幾輩子的記憶,特別特別的深。”他轉過身,看著她,一字一句地說,聲音里充滿了痛苦和壓抑。
她呆住。
她沒想到,他竟會說出這樣的一些話,他竟會有這樣的一個故事。
這些天的密切相處,她已經越來越多地看到他的好,開始被他吸引,開始希望能夠和他做很好的朋友,開始接納他走進自己的生活。她沒想到,故事會在這一刻突然驟變。
“我們一定是做了幾輩子的夫妻。”他很堅定地說。
他開始叫她“老婆”,不由分說。他開始很頻繁地給她打電話,發短信,問她的狀況、問她的心情,完全是一個熱戀中的少年。他說,她喚醒了他沉睡十年的青春時的愛情。
一切都來得太快,安意有些措手不及。
他取消了一些工作,安排了一次旅行,帶安意去他最喜歡的城市和他一起去看海。在海邊對安意說,他要離婚,他要和安意在一起,一起有一個他們自己的孩子,照顧安意一輩子,一輩子都不讓安意為他掉一滴淚,只有笑容。
“你的夢就是我的夢。”他緊緊地抱住安意,生怕她會從自己的懷里突然消失。“無論你想做什么,我都會支持你,我是你永遠的保鏢。”他很鄭重、很認真地向安意承諾。
一次旅行變成了幾次旅行,他想盡一切辦法盡可能和安意見面、和安意在一起。他從不晚歸,現在卻開始為了安意徹夜不回。
他的家很快陷入了新的戰爭之中。
后面的故事就像千百個離異過程中的家庭一樣,他的太太選擇了自己熟悉而習慣的應對方式,經常偷偷抱著孩子哭訴他的背叛。當他回家的時候,她就選擇逃離,不與他碰面,不回復他的短信,不接聽他的電話,用冷戰和逃避來阻止他的離去。
孩子的學習開始出現問題。作業不做,成績下滑,老師開始投訴。孩子的問題成了吳昊新的巨痛。他不得不暫時離開安意,專心去陪伴孩子,希望能夠幫助孩子重新開始專心學習。暫時不能和安意見面,他還會經常給安意打電話、發短信,心里更加牽掛,也更加擔心安意,因為他知道,安意已經愛上了他。
他的心常常從家庭中游離,甚至在陪伴孩子的過程中也會經常找個借口暫時躲開孩子,給安意發短信打電話,了解安意的狀況和心情。
孩子的學習成了越來越嚴重的解決不了的大問題。
他終于決定放棄。他發了一個短信給安意,說:我們以后只做朋友吧。
安意回復:不可能。也許很久以后的某一天我們會是朋友,但現在肯定不是。你既做了選擇,就專心處理家里的事,我們不要再聯絡了。就此別過。祝福。
安意把他送給她的一些價值比較昂貴的禮物,連同安意為他準備的幾件禮物,全部委托玲玲轉交給他,獨自踏上心靈自救之旅。安意去找了婚姻家庭咨詢師。
這個意外,帶給安意的創傷遠比吳昊所能想象到的要嚴重得多,她幾乎為此付出了整個生命。

  • 我的微信公眾號
  • 我的微信公眾號掃一掃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眾號
  • 我的微信公眾號掃一掃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